仓巴

我不能用诗歌描写一个时代,我只能叙述自己的生活。我不能对生活饱含热情,我只能让诗歌阴暗冷静。

戴着面具的人

有什么样的话可以随意出口

有什么样的事可以称为烦忧

有什么样的心可以轻易打碎

有什么样的人可以独守哀愁

 

如果这春光可以越发明媚

如果这树叶可以亮的如油

如果这花儿可以芳香四溢

如果这风儿可以吹走忧愁

 

是谁的心被深藏海底

是谁的梦被现实隔离

是谁的伤被微笑掩盖

是谁的痛被回忆提及


评论

热度(14)

  1. 雷默新禅诗 New Zen Poems仓巴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LOFTER诗选
  2. 无糖咖啡仓巴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普通人仓巴 转载了此文字